霁雪杰

无论我怎么不舍,那个鲜活的生命已经逝去。

我知道我们已经站在了截然不同的路上

我也知道不该事事都指望

或许我是失望的

但是又没办法像对待其他人那样

你是特别的

好过不诚恳的家人

我不想你那么特别,占据那么大的地方

让我没法生气又没法哭泣

但是你终究是特别的

至少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我依旧爱恋你留给我的温柔时光

那是比梦更柔软的芬芳


准备看情况删除部分文章,被查水表不是闹着玩的咿唔咿唔咿。很多链接我也没有备份,部分车江湖再见了。顺便提醒太太们注意锁车和自身安全


真奇怪,我居然回想起前男友牵过的我的手。

大冬天的,两个人从飞机场回到家好远好远,下了车去吃了辣辣的鸭肠炒饭。拎着行李下了公交光明正大的从自己家楼下路过个好几遍。

哈哈哈,过去了一年多了我又变成了单身狗w

其实可能还是会期待以后遇到什么样的人再一起压马路吧?谁知道呢,以后的事。想着恋爱绝缘,又想到自己不能说自己母胎单身至今就有一种很奇妙的心情。是该说自己果然没长大还是说石头心也曾经开过花?或许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的回想以前,大大方方的度过现在,不喜不悲的等待未来。

我是不是想吃鸭肠炒饭了才想起来以前的事?真奇怪啊……


呜哇这个脑洞太棒了吧!黑化带感啊

Khristinee:

把之前寫的寶石文也搬過來




年頭開的寶石pa坑[二哈][二哈][二哈]


使用了寶國路缐再改篇 變成走向BE的路線


所以ooc也是極多


我不是文手 所以寫很爛錯字多[允悲]


請各種避雷...!(有些設定加得有點地獄;)


配圖是舊圖 ​​​

突然想清楚自己的葬礼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要收到花

玫瑰,白色的

能收到白玫瑰就好了ww

那一定是一个很棒的葬礼!

我的朋友都会送我白色的玫瑰

可能没法到来的朋友寄给我干枯的花

或者印有鲜活玫瑰的明信片

这样我就可以睡在一片洁白的玫瑰花田里

心满意足的做个不会醒来的梦了qwq


反射弧长比树懒 (达守向)

*人少废话不多说三次无关 雷者自己关



  性别分化的时候铃木出乎父母预料的是alpha,因为双亲是双beta家庭,这样的概率很小。铃木倒是觉得无所谓,只要不是需要依赖其他性别的omega怎么都行,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性别优越感,更不会像一些人渣一样释放信息素强迫软弱的omega成为他们泄欲的工具。铃木虽然是抖s,但是他自己也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善良的抖s,在这个强x率高达3%的世界里。

  铃木是个声优,这一行立足不容易,早些年行业刚起步的时候就有那些不怎么光彩的事件爆出,最让铃木咋舌的是居然有人以工作的名义引诱(强迫)omega和beta与自己发生关系,搞大了人家肚子后一脚踹开。需要用这种方式取得工作的大多数是新人,他们基本上没什么储蓄,与beta相比omega更惨,被标记之后根本没钱去做去标手术,甚至不得不祈求那些上了他们的人渣,最后沦落到更悲惨的境地。

  铃木混迹这一行算得上混出了名堂,已经收入稳定算得上顺风顺水了,和前后辈关系都不错,工作也蒸蒸日上。也不是没有h,但是都是在双方同意不留后患的情况下解决问题,因此也没什么出大差子。

  也许一辈子就这样,家里知道自己的性子也不催婚,等想要个家就找个温顺的omega共度余生好了。

  铃木在录音结束后的聚会中抽空上厕所,顺便找找好像被灌了不少酒的宫野。在铃木看来宫野是一个善于表现自己,闪闪发光的家伙,偏偏和自己笑起来像个乖顺的omega。铃木甩甩手,把刚刚的想法同手上的水滴一样甩开,在卫生间大声呼喊几句宫野的名字,没人回应铃木转身就走,却不想刚刚被叫到的人在隔间里捂住自己的嘴颤抖着给自己打抑制剂。

  宫野是omega。但是没人会这样想,也没人会相信。因为对于alpha之外的两种性别宫野无论是哪方面都过分的强大,体格、性格、能力都是优秀的alpha所具备的。

  等待抑制剂的药效把自己被扰乱的信息素分泌稳定下来后,宫野才敢回到聚会。

  被众人问起去了哪里有没有事,宫野说自己不胜酒力在卫生间待了好一会才回过神。
大家也不是什么坏心眼的人,宫野在这群ab里人缘不错,之后就再没人灌酒。
 
  聚会结束后和铃木分到了一辆车,宫野稍微松了口气。铃木小他几个月,而且两人关系不错,而且铃木今天没少喝,应该不会发现什么。

  “话说mamoru,刚刚你真的在卫生间么?”看起来醉醺醺的铃木靠着窗户,回过头看抱着包强打精神的宫野随口问道。

  “啊?”宫野有些混沌的脑袋反应一下才知道铃木说了什么。

  “啊,在啊,仿佛听到你叫我了。”宫野换个姿势,没有戒心的回答。

  车子忽然急停,虚虚靠着包支撑的宫野甩到了铃木怀里。

  “疼疼疼……”宫野似乎清醒了一点,一边抱怨着一边坐起身,没想到这么一摔自己的腺体被铃木看的一清二楚。

  “……没事吧”铃木僵硬的说出这句话,脑海里自动模拟出在卫生间嗅到的甘美芬芳的甜味,和近距离腺体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香气融为一体。

  宫野是omega。

  根本没听到宫野之后说了什么,铃木呆滞的被“更清醒”一点的宫野送回家里,愣愣的任宫野帮他脱了衣服鞋,放空的被宫野打包圈进铺盖。直到那个摇摇晃晃的家伙打算就这样照顾好自己后一个人醉醺醺的回家,铃木霎时间把宫野拽了回来。

  “想吐嘛tatsu……你去卫生间啦……”宫野的声音软乎乎感觉快睡着了,铃木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拉过床边。这个时候的宫野特别听话,任铃木指挥脱了衣服睡到铃木床的另一边。

  等等,事情是不是有些许不对?

  因为一直把宫野当做alpha一起工作,一起玩耍,甚至在玩累了之后在对方家留宿……铃木家的零食和啤酒永远有宫野的份,而铃木在宫野家的衣柜也有专门放自己胖次的地儿……

  不对啊铃木达央,你都干了些什么???

  你在一位腺体毫无标记痕迹的omega家里都做了些什么?!

  动不动揽着人家肩膀打游戏,累了直接在人家家里当面换睡衣霸占人家的床一半以上的面积,还动不动压在人家身上叫人家起床……

  人生大危机。

  这已经不仅仅是性骚扰了,这是入侵被政府保护omega的自主领地。

  铃木脑内高速运转,躺在他身边的宫野倒是睡的安心,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颤,月光下漂亮的不可思议。

  这剧情走向着实令人窒息。

———————tbc—————————

复健中,请稍后
评论没有不写肉w

骗子。你是骗子,我也是骗子,为了在根本不同的世界博得一点认同可笑的面目可憎的哭泣的落寞的活下去。